??/></a><span class=卷五,53:吓人  无限之超凡进化??

关灯 护眼     字体: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最懂你的H漫画平台,魔女和宅男的最爱,点击立即进入不一样的二次元世界!!

    没有人可以料到自己竟然会表现的这么冲动。

    在进来之前,为了表现出自己友好的态度,加上要谈的事情也是机密,这些舰队指挥官们并没有上带多少警卫人员,大部分甚至可以说是单身上阵。毕竟这里是联合舰队所在的区域,不会有谁想到有人竟敢冒天下之大不讳来对他们下黑手,周围飞船随便几炮就可以送那些别有心思目的的人上西天。

    因而,当别人真正开枪的时候,受到这股致命危险的刺激,在场大部分人淬不及防下,全都下意识地表现出自己身体最直接的反应。

    胆小的人借着人群的掩护,本能的就往偏僻的角落躲去,同时呼叫外面的警卫,而胆大的人,他们自然是将枪口对准那些胆敢射击的人,然后开枪打死他们。

    他们感觉自己身体内的某种冲动在悄然放大,几乎连思考的余地都没有,就果断的做出了这一反应。如果这时候能冷静下来自己思考一下,或许他们就能发现自己现在的状态很不对劲。可惜,这里已经变成了一个正在交火的战场,根本没有供人思考的时间。

    在枪声从人群中的大部分区域响起的时候,所有人都只能随波入流地卷入到这个猝然爆发的混乱场面中,跟着身体的感觉走,直到视线中再也没有存在的活动物体为止。

    就连那些抱定逃跑主意的人,在发现外面的手下没有声息。并且出口的隔离门死活都打不开后,便知道自己已经是没办法也不可能逃跑时,都返身加入到这个混乱的战团中

    也不是没有人想到用声音稍稍阻止一下这里的混乱局势,至少能分出对立的阵营,以确定好目标再打,而不是像现在这样,连真正的敌人都无法分出,只能照着视线中任何可能对自己造成威胁的人开枪。

    但是,这种理智的想法才刚刚冒出点头,连当事人自己都没有注意到的是。他们眼睛的部分突然闪过一些异样的红色光芒。然后就什么都不管不顾了,如同原始的野兽一样,企图用最野蛮、最暴力的方式来制止这场混乱。

    很快,混乱的交战在经历过最初猝然爆发的激烈高朝后。又持续了一段较短的时间。等一切都平息的时候。视线中已经没有什么站着的人了,有也是呆呆的看着自己身上被穿透的焦黑空洞,本能的走了几步。然后彻底死掉。

    所有能够活下来的人类都是借着死尸的掩护,把自己的身体藏在堆叠起来的掩体后面一动不动,由枪口发出的死亡子弹也是彻底停止了,现场只有粗重喘息声和压低到细不可闻的咒骂声,乍一看,无法将他们同周围的尸体区分开。

    “该死的,刚才到底是那个杂碎先开枪的!”

    “我怎么会表现的这么蠢,竟然在这种地方交战,我一定是昏了头了!”

    “真糟糕,基本上全死光了!”

    疯狂过后就是懊悔。

    “现在到底要怎么收场?”

    这是摆在还活着的他们眼前最现实的问题,不管怎么样,事情都已经发生,总不可能当做什么事情都没有发生过一样吧,特别死的那些人还是跟他们自己一样身份的战舰指挥官。

    谁都清楚,要是让外面的那些人知道发生在这里的事情,整个联合舰队瞬间就会分崩离析,不管是再次交火,还是各自离开,他们最开始到这里的目的都变得彻底没有希望。

    “别说能不能顺利回去,先怎么解决离开这里的问题才最关键,有先前的例子在,现在谁敢冒头,肯定会被第一时间打死”

    想到这里,他们目光转到了围观了一段时间的神族执政官身上。这也是他们毫无防备的原因,在场的神族人只有寥寥5个黑暗执政官和一些服侍他们的随从。

    不知道是太沉浸于刚才的交战中,还是根本不觉得含有威胁,他们下意识的忽略了这些外星人的存在,但现在,这些人肯定是解决自己这边麻烦的最好选择。

    “各位神族的执政官大人,能不能帮帮我们,联络一下外面的人,现在这里的情况很麻烦”

    莱茵哈特颤抖着声音哀求道,他幸运的在刚才那场无比混乱的战斗中活下来,但滋味却不好受,因为不走运,躲在尸体后面的他并没有完全逃开攻击,一条腿已经被子弹射穿,虽然伤口被高温灼烧后变得凝固没有流血,但是想要一个人出去肯定不用抱任何希望。

    “真是一报还一报啊,在来之前,估计谁都没有想过会发生这种糟糕事情,那帮家伙估计是杀昏了头,听到只留下少数人,就想着干脆一不做二不休,干掉其他人”

    下意识的,莱茵哈特想到了那些在首都星冈加上枉死的数十亿人,都是一样的无妄之灾,大概唯一比自己好的一方面在于,估计很多人连发生了什么都不知道,就快速的死去,没有多少痛苦,像自己,不仅身体很痛,内心还要受到恐惧的煎熬。

    “对啊,请帮我们一下,过后我们一定有很大的回报。”

    剩下的那些人也同声附和道,即便怀疑导演这一幕的人混在最后活下来的他们当中,可问题是,自己的小命最重要,什么事也只能等回去后再解决,现在赶快回到安全的状态下才是关键。

    没有回答,那些神族人就像是完全的旁观者一样,静静的站在原地,任由他们提出各种条件,任由他们在死亡的恐惧下变得苦苦哀求举止失态,然后,直到一个声音的响起,他们才有动作。

    “恭喜你们。靠运气活下来的幸运儿们,你们已经用刚才的投名状让我相信,你们会是一批很好控制的走狗。”

    并不是地位最高的五位黑暗执政官在说话,而是另有其人。顺着那些神族人的目光看去,莱茵哈特等人这才发现,是那些随从中一个全身都被盔甲覆盖的矮家伙,跟周围那些身穿镂空盔甲高高大大的神族人有着明显不同,而之前的自己居然没有注意到。

    “你到底是谁!”

    莱茵哈特惊怒交加的问道,神族的身体结构毕竟跟人类有所不同,发出的声音会带有一种特别的味道。沙哑低沉。有如砂石在响,稍稍细听一下就能分辨出,而现在,这人说话的声音不仅没有神族的这种味道。甚至直接就像是从人类嘴里发出来的。因为这个声音他们很熟悉。最近似乎经常听到。

    只是刚才那句话的信息量太大,莱茵哈特的精神全都放在解析弄懂上面,一时间根本想不起来。

    “我是谁?嗯。这个问题问的好,因为这个回答将代表了你们为什么会过来的原因,也为什么会突然好好的变成自相残杀,同样也代表了你们将来能够获得的地位。”

    这个声音可恨的让人咬牙切齿,不止莱茵哈特这么认为,侥幸活下来的其他人也是同样的感觉,恨不得马上把这混蛋拖出去挫骨扬灰。现在就算傻瓜也能够知道,自己这些人中为什么会突然有人发疯的乱开枪,外面的警卫为什么音讯全无,为什么那些神族人会变成一群酱油党围观,全是这个混蛋的原因。

    “你们要看看我现在的样子么?”

    不理莱茵哈特等人脸上、眼里怒火万丈的情绪,那人继续说道,语气戏谑邪恶,如同一个不着急解决猎物的变态,先要玩一玩。

    说着也不待他们回答,那人直接就将头盔打开,然后一个无比恐怖的形象暴露在莱茵哈特等人的视线里,像是全身上下都被猛烈的火焰灼烧过一样,那人从脖子到脑袋顶,全部皮肤都消失不见,取而代之的是条条暴露在外肌肉纤维和血管,缠绕拧巴在了一起,看起来特别可怕和让人心悸。

    特别是那张脸部,大概属于灼伤最严重的部位,不仅整个内部的结构被暴露出来,连许多该是肌肉遮盖的部分都被烧掉了,多了许多空洞,从鼻子,从脸颊,从眼窝可以看到内里各种惨白中带着红色的骨头。

    莱茵哈特等人都被吓蒙了,在医疗技术无比发达的现在,谁见过这么恐怖的形象,只要不是要害的部分完全损坏,什么伤势都能复原,更不要说是这一幅不管白天晚上只要出去就能吓哭别人的形象。此时,他们已经言语不能了,只呆呆的看着那对失去了嘴唇将牙齿完全露了出来的嘴巴,正以一种令心里发颤的节奏说着让他们心寒到恐惧的内容。

    “怎么样,是不是被吓到了,呵呵那从这幅恐怖面孔,你们能不能分辨出我到底是谁?其实说起来,我也不是有意要吓你们的,但很抱歉,为了在那场意外中活下来,我所拥有的幽能已经跟身体表面的部分结合在了一起,虽说保住了性命,不过后果却是,无法再继续接受医疗舱的治疗。”

    那人以一种恐怖片特有的语调说道,即使已经没有脸皮可言,他们无从分辨出上面带有的情绪,但在场众人都能感觉到,他说的好似一件跟自己关系不大的事情。

    这正是最让他们感到害怕的地方。肌肉暴露在外的痛苦,谁都有体会,而以这种全身范围内的烧伤程度,那肯定会痛的让人疯掉。

    “难怪要穿着全身盔甲,没有皮肤遮挡的痛苦,恐怕我一秒钟都会受不了”

    莱茵哈特等人表现的噤若寒蝉,能有这种坚韧到可怕心性的变态,最好是不要在他面前炸刺

    “效果不错,刚一露面就已经彻底吼住全场。”

    看着这帮人被黑暗执政官弄出的幻象完全震慑住,陈汐心中得意,不过态度上还是继续保持着之前的那种冷艳高傲。

    “看起来是没有人能猜到了,真可惜。不能享受到你们看到老朋友的那种惊喜。”陈汐嘴上说的轻松,但危险的目光却一直在所有人身上转悠,每看到一个人都能让他们忍不住发抖,想想被一双没有眼眶突出在外的眼珠盯住的感觉,就能直到他们的滋味,太吓人了。

    直到莱茵哈特的身体猛地一颤,然后惊叫出声:“天啊,你是陈法拉,怎么可能,你不是已经在太空监狱号上死了吗?”

    “抱歉。让你失望了。很遗憾我没有死在那里,而是回到了联合舰队,然后又看到了一场好戏出现。”陈汐冷笑着说道。

    已经不用莱茵哈特乱猜,显然发布命令攻击首都星冈加的全过程。陈汐都是看在眼里。他害怕的为自己推脱责任:“我们也是逼不得已。虫洞的厉害陈法拉大人你是知道的,对于不差兵的虫族来说,时间拖得越久。那边出现的兵力就会越多,我是不愿意联邦腹地遭受虫族荼毒。”

    “很好的回答,那你们呢?”陈汐的目光又转到剩下的那些人身上。

    “陈法拉大人,我们都一样。”众人同时应道。

    开什么玩笑,在场的都不是傻瓜,这时候当然是赶紧点头。

    看到他们表现的如此乖巧听话,陈汐没有再摆脸色,微笑赞道:“不错,你们都很聪明,那么,我希望你们对外的口径也能这样统一,另外,其中需要加上一条,出于内疚心理,在做出这个艰难的决定后,大部分指挥官们深感自己的罪孽无法宽恕,已经吞枪自杀,尸体按他们最后的遗言,进行火化,余烬被留在这片星域,想要永远地表示自己的忏悔。”

    “呃”

    众人尽皆失声,就算想过政治是一个非常无耻的勾当,入行必须非常谨慎,但他们却没有想过,竟然有人能无耻到这种境界,轻描淡写地就把之前那些倒霉家伙按上了一个被自杀的结论,这种颠倒黑白、指鹿为马的本事,不由令人心惊叹服你这么坏,你爸妈知道吗?

    不过他们还能怎么说,为了等下不被按上自杀的结果,他们只能违心的对陈汐交口称赞道:“对对,还是陈法拉大人英明神武,这么好借口都找得出,实在完美的让人跳不出毛病来。”

    “那你们应该都知道接下来要做什么了吧?”陈汐问道。

    “清楚,陈法拉大人将是联合舰队的实际控制人,我们无条件拥护陈法拉人成为联邦的最高领导人,并誓死跟随!”

    众人心如死灰,但面色却要保持一副热烈欢迎皇军进村的笑容,这种感觉太痛苦了。陈汐却不以为意,高兴的宣布道。

    “很好,指挥官们,你们已经用表现赢得我和神族方面的信任,在这里,我郑重的通告你们,你们已经拥有阻隔思维网络的技术,相信凭借这项独特优势,你们一定能在未来跟虫族的战争中立下无比荣耀的功劳,成为人类历史上被人谨记的英雄人物,身份也将会是元帅、大将。”

    虽说现在的环境不太好,满地都是死尸和断裂的肢体部分,接受这份承诺的各人状态也很差,大部分受伤,还有的已经失血过多,脸色跟周围的尸体一比也不妨多让,不过现场都是掌声雷动,表情热切。

    他们之前来到这里的目的已经达到,虽然过程方面的惊悚程度着实超出了他们的想象范围,不过只要结果对了,自己又活了下来,他们并不介意头上再被压一个人。

    至于后面的神族人,则继续保持着路人党的酱油角色,毫无存在感的进行围观,眼前的一幕,已经彻底让他们言语不能了。

    不管是陈汐的手段,还是那些人的反应,都让战斗和思考方式比较直来直去的神族人大开眼界,敌人和朋友的界限有没有必要这么模糊

    陈汐不关心这些神族会怎么去想,又从中学到了什么,甚至是由此改变民族的习性,他现在的注意力已经放在了跟虫族的作战上面。

    是骡子是马都要拿出来遛遛,才能分辨清楚,如今已经搞定了跟他争夺权力的那些人,又完全地控制了联合舰队的兵力,他已经拥有联邦中最大的影响力,剩下来的就只有军方那边的问题。

    民众方面,陈汐已经彻底不用担心,刷了这么久的声望,他获得的支持已经足够,再等到自己这副杀伤力巨大的面孔一出,甭管是谁,都不会反对一个为了联邦的未来牺牲这么大的人登上至高的权力宝座。

    而想要让军方追随,除了在战争中的出色表现外,就没有其它更好的手段。这帮人是跟虫族交战的主力,牺牲也是最大,如果没有真本事,根本无法赢得他们的支持,只有脚踏实地一步步赢得对虫族战争的胜利,才能让他们心悦诚服。

    不过这一点陈汐不用担心什么,阻隔思维网络的技术只是其一,把虫族脑虫这个最大的弱点逼出来后,双方的差距已经不大,虫族不能再肆意利用兵力的优势欺负联邦,而另一个让他自信满满的技术,就是神族建造星门的能力。(未完待续。。)u

免费看片APP    美女直播间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福利大放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