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span class=卷五,49:谈判  无限之超凡进化??

关灯 护眼     字体: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最懂你的H漫画平台,魔女和宅男的最爱,点击立即进入不一样的二次元世界!!

    所谓墙倒众人推,何况一个带不来任何未来的联邦zf。

    随着武装倒阁的局势明朗化,选择站队到联合舰队这边的星球势力和人手正越来越多,这形成了一个滚雪球的效应,声势越是浩大,就越让人看到成功的希望,越能吸引那些蠢蠢欲动的人加入进来,直到达到一个上限,剩下的就是中立者或者反对派。

    而此时站在这里的,都是支持这次行动的一方,自然不会对陈汐的提议有任何异议,而是就里面的选择表露自己的看法,“我比较倾向于谈判,虽然近些年来军方表现的一向**于联邦zf,不过在早二十年前,两者结合的却很紧密,不然,也不能遏制住那时候的**风气,现在,他们已经换了几届,但这种联系恐怕还有残留,我们最好不要把这些人逼得太紧,谈判,让他们体面的退下去是最好的选择。”

    “我也同意,联邦人的血不应该在内斗中损耗,而是必须一致对外。”

    “懦夫,你难道不知道,没有流血的变革,是不能称之为革命的吗,想要战胜虫族,有了阻碍它们思维网络的技术还不行,我们必须改变整个联邦的风气,否则,除了在正面战场的胜利把握大点,我们内部其实还是老样子,照样会被那些虫人参透。”

    “笑话,有了防备,我们还用害怕被参透,我看你就是个野蛮人,除了打打杀杀,什么都不管。”

    “呵呵,我是野蛮,但你也不用跟我说,我们站上去后会和以前的人表现不同,他们无法做到的事情,我们就能够彻底杜绝,这种笑话估计连你自己都无法相信。所以,我们必须靠流血的战争,来改变我们心中的态度,只有付出了代价,我们才会珍惜,然后变得果决。”

    “你这个莽夫”

    当然,人多了。意见就会斑杂,想法不同的人处在一起后,吵起来很正常,没有拳脚相向,估计还是看在陈汐的面子上这才忍住,毕竟这带兵过来的可不乏火气旺盛的人。一言不合,大打出手的不在少数。

    而且,陈汐已经看出来了,就算现在优势巨大,这些人还是有着明显的忧虑感。估计是这个造反派的身份给他们带来的压力。

    “看起来还是需要我来给他们分担一下压力啊。”

    对着争吵不休的众人,陈汐清了清嗓子说道:“咳咳咳,大家请听我说一下。我感觉各位说的都有道理,但我想说的是,有些时候,我们做出的选择,不是按照其中最有道理的那个,而是根据当时的实际情况,因为未来的情况,我们无法完全预料。最重要的是把握现在,然后让他们按照我们最期望的那个方向前进。”

    “现在联邦的局势并不好,前方战争节节失利,后方领土日渐狭小,越来越多的人挤在一起,让工作和经济环境变得恶劣,老实说联邦实在是折腾不起。所以,我的想法是先跟他们进行谈判,按我们的要求进行谈判,如果对方不愿意。再进行开战。”

    “当然,这样会导致一些过去的问题遗留下来,不过我相信这些问题最终能够解决,因为在将虫族赶出银河系之后,我们面对的是一个已经减少了一半多人口的全盛时期疆域,开发的黄金时期将会到来,有足够长的发展机会给我们解决这些问题的时间。”

    这里面除了一句有用外,其它都是废话。

    什么叫做先行谈判,然后谈不过再进行战争,这根本是反过来的过程好吧。一般的情况是打不过的时候,才坐在一起进行谈判。而既然已经谈判了,基本就不会再进行战争,陈汐目前说的和没说一样,只是给那些人打算一战到底的人一个台阶下。至于后面补充的解释,感觉更多的像是在凑字数,让人觉得,嗯,这人说的比较有水平,一句话的内容可以扮成三句说。

    但没有人就这个问题提出意见,陈汐话音一落,都是给予了热烈的掌声。

    “这话说得好。”

    “陈法拉先生真是真知灼见。”

    “都说到我们心坎里去了。”

    人人都是一脸灿烂的笑容,对这番内容予以肯定。

    “虚伪!”

    陈汐面带微笑的在心里骂了一声,然后挥手示意众人安静下来,又说道:“谈判的话,我们必须准备出一个足够分量的团队,不然,完全显示不出我们的诚意,又不能代表谈判的意义,不知道各位对其中有什么意见?”

    “那陈法拉先生的看法是什么?”周围人笑而不答,将这个问题抛回来。其实不抛回来,陈汐也会接着说下去。

    “因为这有可能会是联邦历史上最为重要和值得铭记的一刻,其结果将是人类命运转折点的开始,所以为了郑重以待,我们应该让我们中真正有决定这场战争走向的力量参加进来,而且我觉得,事后的权力分配也可以直接按照这方面的比例来进行划定,省得我们做第二道。”陈汐解释道。

    “的确,这能节省我们不少时间,毕竟这次的人太多了,不亚于联邦开代表大会时的场面,数千名星球代表很容易因为各种问题吵成一团,我们的时间不能浪费在这上面。”话音一落,立刻有人赞同道。

    不过也有些目光还有迟疑,若自己这边自顾自的商量,那边没人配合的话就尴尬了。

    陈汐对此补充道:“当然,这是在他们接受我们谈判的邀请下,但是我相信,现在的联邦高层一定会接受这个好不容易得来的善意机会,毕竟,没人会拿自己的性命开玩笑,而且他们应该能够认清楚形式。”

    至于这听起来会不会让这次行动像一次华丽的武装大游行,到了所有人正期待的高朝部分,来个华丽的转身说:只是闹着玩的。那就是另一部分场外观众需要考虑的事情,反正这里面大部分人是巴不得这样,和和气气的把东西拿到手,才是最重要的。

    轮到这里,就没人打算放弃这个能够露脸的机会。为什么很多人很喜欢在活动中拍照露脸。还搞个剪彩活动,弄弄排位顺序就是这个原因,里面的差别就代表了他们的影响力,各自的地位差不多就是靠这种方式显示出来。

    所以关于参与这次谈判团体的竞争很激烈,凡是出兵的都想参一脚,没有派多少人手来的,也打算混一混脸熟的机会。

    陈汐见众人如此热情。自然不会拂了大家的心意,只是跟众人约定,必须安排好副手掌控住军队,其它的他就不管了,究竟是几百人的专业谈判队伍,还是几千人的武装大游行。反正只要最终的结果到了,过程其实并不重要。

    倒没有人担心自己的安全问题,因为这种谈判,肯定是会照顾到双方各方面的顾虑。

    比如地点就是被定在联合舰队的旗舰太空监狱号上,地址,则是在靠近联邦首都星冈加的区域,离轨道炮的攻击距离稍远。但又属于星域范围内。

    由太空监狱号单独飞到接近首都星的这个地方,然后再接另一部分的联邦高层过来,谈判期间,所有的武器和舰队都必须避开这个范围,这种安排充分尊重了双方的意见,属于应有之意,而联合舰队这边出地点,联邦那边也没什么话好说。占据弱势的人肯定是没什么条件好讲,只能听从安排。

    不出意外的,联邦那边答应了这个要求,他们派出了超过一半的高层参与谈判,而陈汐这边,绝大部分星球代表都参与进来,加上他们带上的护卫队。随从,以及服务人员(为各种聚会直播准备的人员),人数超过三万,为此太空监狱号上原本的士兵不得不撤出去。换成这一批人。

    很快,双方为谈判做的准备已经完成,各自的武力部队退到合适的距离,然后太空监狱号带着武装大游行团队,停在了规定好的首都星冈加位置上,联邦这边派上几艘飞船将高层和随从人员接上太空监狱号。

    双方见面自然没有什么好脸色可言,看目光,估计哪一方都想干掉另一方。特别是联邦派出的这些人,要知道夺人权位犹如杀人父母,若不是形势所迫,他们才不愿意来,反倒更想把炸弹送上来。

    等看到陈汐,更是一脸的怒火万丈,就是这家伙的存在才让他们遭受到现在的这种待遇,被逼着放弃自己手上的权力。

    “你对得起联邦的栽培么?”

    作为联邦这次谈判的负责人,吉尔达多冷哼道。身为联邦安全防御计划委员会的主要成员,他一向是被称之为某某n巨头之一,能和他平起平坐的,放眼整个联邦只有寥寥几个凤毛麟角般的存在,但现在,对面却是一水的人围坐在一个半圆的桌子上,跟他的距离都一样,这种待遇实在是不能忍啊。

    他必须要抗争,要争取同情,摄像机可就在边上,现在是他拯救权力的最好机会。

    “让你从一个默默无闻身有罪孽的犯人成为整个人类的英雄,你就是这样回报我们。”吉尔达多义正言辞的质问道。

    陈汐没有答话,而是先看了看左右,很满意这种安排效果,为了体现地位上的差别,他是按照某流氓理事会的布局在进行,同心圆的分布不仅能明显区分座次上的分别,还能很方便一种名为强势围观的现象出现。

    对于那些星球代表来说,能集体围观以前决定他们命运的联邦高层,应该是一种很爽的体验。

    带头大哥有难,小弟自然是不能不帮,看到吉尔达多如此不给陈哥面子,马上就有人声援道:“不要说得好像把神族带过来,是你们努力的功劳,陈法拉先生能够回来,全是靠得他们自己,若不是他,恐怕我们很多人还被隐藏在联邦社会的虫人蒙蔽着。”

    他倒不是怀疑吉尔达多是虫人,因为经过这么长的时间后,他们已经找到了一种不需要陈汐和解剖的方式就能验证感染虫存在的办法,而在登船的时候,所有人都经过了一番检查,这次能到太空监狱号的联邦高层没有一个属于虫人。

    “你也说了,是全部被蒙蔽。”吉尔达多狡辩道,“所以这跟我们没关系,而是虫族太狡猾。这种手段谁也想不到。”

    “回答还真是有种不是我军水平次,而是共军太狡猾的欠扁效果啊。”陈汐心中吐槽,然后假装伤感的说道,“事实上,我也想进行回报,可惜的是,具体栽培我的人已经死了”

    “死了?”吉尔达多的反应还是很快的。一听不对,马上转移话题,“这都是虫人的错,告诉我你的那位长官叫什么名字,可能我还认识,相信他一定希望你能顾及大局。”

    但遗憾的是。陈汐后面还有属于致命一击的话没说完:“是被我杀死的。”

    “……”

    陈汐继续补刀:“他是个虫人。”

    “呃听说虫人的意志完全无法由自己做主,我想他一定是不想这样。”吉尔达多还能说什么呢,只能予以安慰,这种战友之间的生离死别,一向是泪点所在啊。

    不料陈汐却就此打开了话题,说道:“其实我一开始回来的时候,并不打算跟联邦对着干。错的其实并不是他们,而是控制他们的虫族,但问题是,我们没时间耗在将他们一个个找出来,必须快刀斩乱麻,所以我才决定直接掀桌子,然后让新的一批人掌控联邦的权力,避免他们任何可能的扰乱行为。”

    “我能理解。”吉尔达多言不由衷的说道。心里却在暗暗警惕,这家伙不简单啊,善于营造机会和利用机会,接下来的谈判我必须小心了。

    由陈汐开启了话题之后,谈判开始进入正式阶段。

    由于要塑造声势,赢得全联邦人的认同,谈判全程都有拍摄。真实可信的再现这里面的交锋。因而,他们的表现很可能就代表着未来的影响力多寡。

    这同样适用于联邦这边即将失去权力的一些人,以后能不能东山再起就靠它了。

    所以,就算清楚的知道这次肯定要扑街。不过联邦一方还是据理力争,为自己的过失找责任、找借口,同时又不让这种推卸行为遭人反感。

    而联合舰队这边,也在大势标榜自己的正义性,言明此行对整个联邦的重要性和意义,为自己等人未来的上位做前期准备,让联邦人看到一个不一样的新贵风貌。

    不过,本该作为主角的陈汐,在开场发挥了一番之后,却奇怪的变得有些沉默起来,把风头都让给了其他人。

    这让最近跟他相处过的星球代表们感到有些诧异。

    “莫不是在憋大招,等对方出绝招的时候,再来一个杀手锏”

    这是大家普遍拥有的怀疑,下意识地暴露出他们对此的警惕和忌惮,实在是陈汐留给他们的印象太深刻了。前几次交锋,不管是那霸气侧漏的风格,还是一口吃定他们的内容,都让这些人感到异常的憋屈。

    联邦高层这边并不了解对面的详情,只是感觉稍稍有些异常。

    “居然变得沉默起来。”

    但也没有放在心上,他们的主要注意力还是放在怎么将最后的谢幕演绎的更为华丽。

    很快,谈判进入到休息时间,作为前联邦高层和未来的联邦高层,当然不会遵守什么艰苦朴素的风格,连服务人员都带了不少上来,就是为了把这次行动在武装大游行的基础上再加一个豪华自助游的行头。

    这不,才谈了二个小时,他们就离开大型的会议室,进入到宴会厅内。而此时,各种美食佳肴都已经上桌,来自星球各个不同地方的食材、饮料、美酒布满整个桌面,让人看得眼花缭乱。

    面对美酒佳肴,先前还剑拔弩张的双方,气氛一下变得轻松起来,各自开始找上目标进行互相交谈。

    这就是政客的素养,没有什么放不下的仇怨,在确定自己肯定会下台之后,联邦高层这边心想的已经不是对这次倒阁的人进行报复,而是开始联络感情。

    毕竟是在高位上呆了很久的人,总有些东西是新来者想要借助的,不管是经验还是人脉又或者关系,都能为他们的立足乃至后面的争权增加筹码。

    后来者回报的,则是让这些退下来的人,依然有着体面的生活。甚至可能像不少前辈们做的那样,直接将其聘为顾问,帮助他们处理一些自己以前不曾处理过的事情。

    酒足饭饱之后,关系亲近不少的双方,也开始试探一些更为亲密的话题。

    “看起来你们好像对陈法拉有所顾虑?”

    “这是当然,面对这样一个能掀桌子的人,谁都担心他会不会掀第二张桌子。”

    “那各位对新成立的联邦zf有什么额外的目标么,或者说对那人有什么看法。”

    “自然是让权力更为集中,在野的时候跟现在的目的肯定不同,握在手中的权力越大越好,至于那位,他不是喜欢打仗吗,让他全权管辖对虫族的军事行动,这正是他想要的。”

    ……

    经过这一阵交流笼络之后,双方再出现在会议室内,虽然还是对一些条件据理力争,大谈自己,不过那种针锋相对的气氛却是淡了。

    但就在双方以为事情不起波澜的时候,陈汐突然再一次冒头说道:“吉尔达多,请问一下,留下来的那些人现在在干什么?他们为什么没来。”(未完待续。如果您喜欢这部作品,欢迎您来起点(qidian)投推荐票、月票,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动力。手机用户请到mqidian阅读。)

    ps:病了,脑袋晕,写的感觉不好9

免费看片APP    美女直播间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福利大放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