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span class=第327章 席子骞郁挽歌番外51  婚痒,我的顾先生!??

关灯 护眼     字体: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最懂你的H漫画平台,魔女和宅男的最爱,点击立即进入不一样的二次元世界!!

    深夜,暖黄的灯光笼罩着床上的男女。

    “别,我……不太舒服……”

    沉鱼的小手挡在男人的胸前,喃喃的抗拒却换来刺啦两声,薄如蝉翼的睡衣瞬间被撕成了两半。

    挣扎到最后还是妥协了,挺尸一般,任由男人在身上不停的驰骋。

    男人呼出的气息带着淡淡的酒香,动作丝毫不知轻重,仿佛身下的女人只是一个供他泄yu的玩偶一般。

    直到激情退却,男人一个翻身,便与她拉开了距离,关灯,躺下,一句多余的话都没有。

    等男人睡熟之后,沉鱼摸黑从抽屉里拿出了一盒避孕药,倒出一颗放进了嘴里,没有水就这么生吞进了肚子,口腔里残留着的药味儿让她……有些恶心。

    第二天醒来的时候,男人已从衣帽间走了出来。

    “这周末,我妈生日。”沉鱼半坐起身,扯着被子挡在胸前。

    “我以为这些事儿,不用我教你如何回绝。”男人身姿笔挺,声音却没有一丝温度。

    脚步未顿,径自离开了卧室。颀长的身形是个标准的衣架子,有别于昨晚的禽shou气息,穿上衣服的他俨然已经变成了一位绅士。

    沉鱼轻叹口气,一脸的无奈。她是他的妻子,是顾家的三少奶奶。

    只是,床是她爬上去的,婚是她要求结的,她知道他不喜欢自己,可是面对这场非结不可的婚姻……她哪里有说不的权利!

    沉母生日这天,沉鱼一个人回去的。

    沉母拽着小女儿,语气低婉:“就这一次了,最后一次,难道你想看着南阳破产?”

    沉鱼在心里苦笑,养母的目的只有一个,就是希望她能给顾倾城吹吹枕边风,让他再做回‘善人’。

    只是,他们未免太过高估她在顾家的地位了。

    回到顾家的时候,沉鱼刚好撞见一位气质脱俗的少妇从左手边的那栋别墅里跑了出来,身后还跟着两个佣人,不停地喊着:“三少奶奶,快帮忙拦住二少奶奶!”

    这还是沉鱼第一次见她,因为,传言这位二少奶奶已经疯了好些年了,平日里更是足不出户。

    她下意识地伸手去拦,结果却被对方给猛地推开,直接朝游泳池的方向跑去。

    沉鱼被推的往旁边踉跄了几步,站稳后立刻追了上去,成功地在游泳池边将她给拦了下来,结果还是一个大意,一拉一扯间,双双落入了游泳池里。

    游泳池里的水并不深,可是对于不懂水性的沉鱼来说,那简直就是噩梦,好在扑腾了两下,呛了两口水便浮出了水面。

    就在她慌张地四下去看的时候,发现一个高大的人影突然跳了下来,将池中乱扑腾的李晓给捞了起来,半抱着上了岸。

    李晓浑身湿-透,露出了凹凸有致的曲线,在男人的怀里挣扎着,一副受惊的小鹿般不停地嘶喊着。

    “不要……不要碰我……”那眼神带着一丝惊恐。

    “不怕,不怕啊,我不会伤害你的。”

    男人不顾形象地将女人抱在怀里,柔声哄着。

    沉鱼从来没有见过这样的顾倾城,应该说从来没有见过说话和表情都这么温柔的顾倾城。

    他就这么当着众人的面将李晓给拦腰抱了起来,直接送了回去。

    其实,在没进顾家之前,她便听到了很多传言。

    直到今天亲眼见到,她才相信,原来这个男人不是不懂爱,只是他的爱已经给了那个被他称呼为二嫂的女人。

    沉鱼上了岸,佣人眼疾手快地拿了浴巾披在了她的身上。她发现,这些人看她的眼神都带着抹同情。

    自己的老公竟然把她当作了空气,将别的女人救上了岸,小心翼翼地呵护在怀里,这一幕是多么的讽刺!

    不过,她并不在意!

    他们的婚姻原本就只是银货两讫,各取所需,不存在情和爱。他有生理需求,而她——则需要顾家的财力来帮助南阳科技度过难关。

    沉鱼回卧室洗了个澡,擦干头发出来的时候就听到楼下传来阵阵的争吵声。

    “你现在都已经结婚了!你的行为就不能稍微地收敛一些?再怎么说,她现在也是你二嫂,你知不知道什么叫做道德沦丧,知不知道避讳两个字怎么写?”

    顾家老爷子虽然已经八十三岁高龄了,声音却依旧中气十足的,堪称老当益壮。

    沉鱼并不是一个喜欢听墙脚的人,可是关于顾家的一切,她真的很想知道。

    不过让她惊讶的是,顾倾城并没有解释什么,摔门而出就是他对这件事的态度。

    晚上,顾倾城回来了,这倒出乎了沉鱼的预料。

    “我还以为,你又得消失个几天了。”

    沉鱼坐在沙发上,身穿一件黑色丝质吊带睡裙,白皙的长腿交叉相叠着,右手托着左胳膊肘,左手举着一杯红酒,姿态慵懒,出口的话玩笑味儿十足。

    顾倾城没理会她,径自去了浴室。

    再次出来的时候,沉鱼主动上前,拿过男人手里的毛巾,替他擦着头发。

    “我爸的公司出了一些小问题,顾总可否帮个忙?”

    酝酿了好久,沉鱼才深呼吸了一口气,佯装轻松地说道。

    顾倾城微微合着眼眸,像是没听见似的。

    “六百万,对顾总来说,应该不算什么。”

    沉鱼的指腹隔着毛巾轻轻地擦着男人的头发,语气尽量保持着平稳沉着。

    “六百万?沉小姐这次又打算卖多久啊?”

    顾倾城仍然闭着眼睛,表情做享受状,可是声音却带着一丝讥讽。

    “顾总,我可以在借据上签字,利息你定,两年为期。”

    沉鱼抓着毛巾的手,越攥越紧,长久的沉默过后,表情又恢复了一惯的镇定。

    “据我所知,南阳科技这次的漏洞有些大,六百万,你确定能填满?跟我借钱?你确定最后能还得上?”

    顾倾城却一把扯下女人手上的毛巾,然后陡然转身与跪在床上的女人对视,尾音上挑着。

    沉鱼被问得无言以对,公司的事儿她从来都不会过问,自然不太清楚公司的问题到底有多严重。

    “我是个商人,亏本的生意我可不做。不如这样,协议期增加一年,这种事儿,对沉小姐来说,反正也只是张张腿的事儿。”

    顾倾城拽住女人的手腕轻轻往自己身前一扯,随即将她压在了身后的大床上。

    “你无耻!”

    沉鱼觉得羞愤难忍,抬手就要朝男人打去,却反而被对方给扣住了手腕,狠狠地压在了脑袋的一侧。   “当然,你也可以拒绝。”

    顾倾城眸光幽暗,一字一顿地继续道。

    “我想,以沉小姐的身份和姿色,找个金主应该不是一件难事儿。我也大度一点儿,可以直接把我们之间的协议——作废。”

    沉鱼咬着唇瓣,强忍着不让眼泪夺眶而出:“好,我答应。”

    “觉得自己很委屈?那当初为何还要爬上我的床?你要清楚,这个世界上根本就没有什么免费的午餐!想要什么,就必须得付出同等的代价。”

    顾倾城冷哼一声。

    一滴眼泪从眼角滑出,顺着嫩滑的皮肤流进了沉鱼的耳廓里。

    她放弃了挣扎,顺从地做着一条砧板上的鱼,紧蹙着眉头,承受着男人攻城略地般的占有。

    她虽然经常失眠,可是也禁不住被顾倾城无止境的需索,这个男人似乎对这件事特别的热衷,被折腾的累极了,也会睡到日晒三竿。

    从此,她特别讨厌的某件事也成了一种助眠的方式。

    第二天洗澡的时候,沉鱼发现自己身上吻痕遍布,或浅或深的颜色,许是因为皮肤白皙的原因,平时稍微磕碰一下也会青紫一片。

    望着镜子里的自己,眉如新月,眸若星辰,鼻子和嘴巴都挺小巧的,乌黑光亮的长发已到腰际。挽歌和鱼鲤总说,她是属于美人一类的,就是走在路上,回头率百分之百的那种。

    或许就是因为这张小脸……和这副凹凸有致的身材,才会让她有了交易的资本。

    吃过饭后,沉鱼打算出门消消食。当目光落在隔壁的那幢别墅时,犹豫了片刻,最后还是走了过去。

    “三少奶奶,你可要小心些了,我家少奶奶总是不定时的发疯,发疯的时候会做出一些伤害自己和别人的事儿。”

    伺候李晓的佣人对她很是客气,将她引上了楼,叮嘱道。

    沉鱼进屋的时候,李晓的怀里正抱着一个玩具娃娃,纤细的小手在上面轻轻的拍着,一双晶亮的眸子落在娃娃的脸上,很是和善慈祥,声音更是前所未有的柔和。

    “宝宝乖,宝宝睡觉觉。”

    她就这么沉浸在自己的世界中,屋内的沉鱼对她来说仿佛空气一般的存在着。

    沉鱼环顾了屋内一圈,只有一张床和一套沙发,没有多余的家具,地上是厚重的羊毛毯。

    见李晓唱起了催眠曲,视线再次落在了那个布娃娃上,心底顿时生起了一丝怜悯。

    “宝宝真可爱。”

    沉鱼半蹲在李晓的身前,声音很低很软。

    李晓这才从她的世界中走了出来,目光缓缓地从怀中的布娃娃移到了沉鱼的身上,神色起初戒备,很快便是瞬间的呆怔,最后竟然像是受了刺激一般抱紧了怀中的布娃娃,大喊。

    “不准抢我的宝宝!”

    沉鱼还没反应过来呢,就被李晓突如其来的动作给吓了一跳,没躲及,就这么被她给推倒在了绵软的地毯上,紧接着就感觉脖子一疼,像是被项链勒紧了一般。

    “三少奶奶!”

    佣人小许立刻跑了上来,将半骑在沉鱼身上的李晓给拽了起来:“三少奶奶,你没事儿吧?”

    沉鱼这才从地上狼狈地爬起身,抬手摸了摸被项链勒出了一条痕迹的脖子,随即朝小许轻轻地摇了摇头。

    “我没事儿。”

    只是被吓到了而已。

    “对不起,我是不是弄疼你了?”

    李晓一改之前的疯癫,突然像是正常了一般,朝沉鱼紧张的询问。

    沉鱼瞬间有些懵:“没……没事儿。”

    “你叫什么名字?”

    李晓朝沉鱼友善的笑着。

    “沉鱼。”

    心底多少对刚才的事儿有些心有余悸,所以沉鱼跟对方保持着适当的距离。

    李晓突然拉住了沉鱼的手,将她拉到了沙发前坐下,然后朝小许吩咐了句,让她送两杯茶上来。

    沉鱼起初还有些警惕,见李晓笑着跟她聊东聊西,心里逐渐卸下了对她的防备。

    眼前的这个女人比她大了十几岁,身上的女人味十足。

    可是,她还是不懂,顾倾城怎么会爱上这么一个比他大了八岁的女人?

    难道是因为……恋母情结?

    晚上,沉鱼接到了编辑的催稿电话。

    她也的确是懒散了好一阵子,好在一直都有存稿。

    她是个画漫画的,目前算是专职,虽然她是名牌大学毕业生,可是对公司那种朝九晚五的工作却一点儿兴趣也没有。

    刚准备走出卧室去自己的书房,却迎面撞上了一身酒气的顾倾城。

    “今天,去隔壁了?”淡淡的口气。

    沉鱼却沉默着不说话……

    “以后,没有我的允许,不准接近她。”

    顾倾城声音陡然一沉,话中的警告意味十足。

    老铁!还在找"婚痒,我的顾先生!"免费小说?

    百度直接搜索: "天晴书院" 看免费小说,没毛病!

    (www.tqshuyuan.com = 天晴书院)

免费看片APP    美女直播间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福利大放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