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span class=第二百三十七章、解酒壮胆  蛊毒??

关灯 护眼     字体: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最懂你的H漫画平台,魔女和宅男的最爱,点击立即进入不一样的二次元世界!!

    我深吸了一口气,对着跳远的长辫子喊道:“长辫子大叔,我会去看你的。”

    关于长辫子,我知道的并不多。据老古所言。长辫子原是清道光年间,一个科举落第的士子¢原本是中了举人,却受当时的考场作弊案牵连,作弊的几个官宦弟子脱身而去,却将长边的举人的身份剥夺,缘由是因为长辫子卷子答得太好了,如果不是事先知道试题,根本不可能答得如此精彩。长辫子差点殒命,放出来之后,心中愤懑不已,回到了老家,又饱受了各种嘲讽,最后到了山上面,在一棵歪脖子大树上,用自己的腰带吊死在树上。长辫子人生结束后,却开始一段传奇的尸生。

    长辫子在树上吊死。被一只神奇的蜈蚣咬中,尸体并没有腐烂,过了一段时间,腰带腐烂之后,整个身子从树上落下来。长辫子便在深山里面生活,直到多年后,遇到了黑袍老古古汉魂。老古静心培养长辫子,使得长辫子越来越厉害。长辫子本来是个饱诗之人,独特的卷气加重了他独特性,使得他的眼神分外地孤独。长辫子一生饱受权贵的牵连,死后以僵尸的形态存在,快活自在,力量无穷大。也许是一件幸运的事情吧。

    关于长辫子更多的身份,老古也不太清楚!总而言之,老古以前是个穷生!

    长辫子跳出了很远,站在雪地前面停住,朝这边叫了起来,催促老古快速行走!小僵尸顺着脚印跑了上前。就站在长辫子身边,不让长辫子离开。

    龙帝已经赶了出来,喊道:“老古,我的老友,再见了,一路好走,怕以后没有机会再见面了!”龙帝话里面带有感慨,他决定结束自己银僵生涯,当然会舍不得跟自己一样的老古。银僵作为一种独特的僵尸品种,每一只活在世上都极其地孤独,自己同类离开了,心情自然不好!

    老古回味着龙帝话里面的意味。说:“黑袍老古,红袍龙帝,听起来就是很厉害的存在。现在要分开,我总感觉好像再也不能见面一样。说起来还是有些伤感。”老古说完,忽然叫道:“说好不煽情的,怎么又这样……”

    龙帝说:“老古,以后多照应着龙家。如果有事情,一定要伸出援手!”共贞木亡。

    老古愣了一愣,问道:“怎么,你这话是什么意思?”龙帝忙掩饰,说:“没事。只是看你古家渐渐兴盛,龙家却一代不如一代。希望你古家以后好好地照顾龙家。”

    老古道:“儿孙自有儿孙福,你就不要太操心了。”

    龙帝已经决定自毁尸气,了断自己的尸生。在了断尸生之前。要为龙家营造一个良好的外部环境,其中与古家结成盟友关系,是他的计划中的一项。

    龙帝说:“老古,没那么屁话。你给我一句话,只要你还在世间,就不许古家与龙家起冲突!”

    老古还是困惑不解,看着龙帝,终究是点点头,说道:“老伙计,我答应你。但凡我在古家一天,古家那群不孝子孙就不能与你龙家作对。如果没有做到这一点,我古汉魂亲自来你山谷请罪。“

    龙帝这才满意地点点头。一番告别过后,便是分别。

    长辫子已经到了山口出口处。

    老古喊了一声:“再见了!”远远看着天真人,叫道:“老前辈,有些问题还要找你请教。”天真人说:“小老古,我等你来找我,我会一直跟萧关一起的!”

    虽然是甜蜜而欢快的告别,小蛇最终还是流泪满面,控制不住地哭了起来。我将她抱住,搭在我的肩膀上面,伸手拍着她的肩膀,好好地安慰她。

    小蛇喊道:“老古……”老古挥挥手,带领着众人踏雪归去。渐渐地消失在夜空之中。小僵尸跟着长辫子走了许久,我不放心它,到了山谷出口处才把它给喊了回来。这时天完全黑了。古家一行人走一夜山路,而后坐车穿越往东而后南下就可以回答三清山了。

    因为昨天突发的变故,婚宴并没有吃成。龙家在今天晚上重摆宴席,招待宾客,雪路难行,大多数人都还留在龙家,只有少数人有重要事情冒着风雪离开了。

    晚上八点钟,迎客厅宴席已经开始了。热锅炖着滚烫的山猪肉,甘冽清泉与山间稻谷酿出来的谷酒,还有各种各样的特色小菜,整个子里面热闹哄哄,氛围非常地好。

    阴九幽も麻蛋も麻金も麻银も巫女一桌子,喝了不少酒。巫女也出乎意料地喝了一杯酒,不过多数情况下,就坐在一旁看着,脸上带上了笑容。阴九幽愁眉苦脸,心情不太好,个中原因,大家都清楚,喝了两口烈酒之后,忍不住地咳嗽起来。

    龙甲坐在另外一桌,旁边是龙乙与龙丙,他们三人关系很好,原本还有一个龙丁,因为暗害麻湘凤败露,已经没了性命。这三人相互倒酒敬酒。龙甲两杯酒下肚,整个人很快就烧了起来。龙甲觉得这一段时间自己过得懵懵懂懂,一点都不开心,是什么原因,他自己是清楚。

    龙丙又找他喝了三杯,龙甲有酒并不推脱,整个人渐渐地云里雾里,旁边的声音一下子就安静了。龙甲忽然抬头,看着几桌外的阴九幽,发现阴九幽形神消瘦,似乎一下子就老了不少,那个样子,真叫人心痛不已,心酸得很。

    古话说,酒壮人胆,这话倒是一句真话。只见龙甲一下子就从椅子上面站了起来,一脚将椅子踢倒在地上,大叫一声:“世上最可怜的人就是自欺欺的人。”这一声叫喊来得十分突然,声音格外地大。原本闹哄哄的迎客厅里,一下子就安静下来,众人将目光投向了龙甲。

    当然也包含了阴九幽。阴九幽抬头看着龙甲,心中难过,眼前的这个男人,使自己目前一切痛苦的根源。宋时词人写到:衣带渐宽终不悔,为伊消得人憔悴。可是自己却悔恨不已,因为那个人根本就不值为之难过。

    可自己偏偏控制不了!

    阴九幽只是看了一眼龙甲,神伤又加了几分,取了一个大碗,将酒壶的酒倒在大碗里面,心想既然心中难过,何不来个一醉方休,等到醉过睡醒之后,一切都会烟消云散。

    酒壶里的酒咕嘟咕嘟地流到碗里面,只见龙甲迈着脚步走了过来。阴九幽与龙甲两人的距离并不远,龙甲几步就走了过来。而后站在阴九幽的身边,脸红扑扑地,拳头握紧又松开了。

    麻蛋起身挡住了龙甲,喊道:“龙甲。这里不欢迎,你从哪桌来就滚哪里去。这里不欢迎你,不要逼我动手!”麻蛋瞧不上龙甲,目光里杀气腾腾,体内的本命蛊已经是蠢蠢欲动,动手只在瞬间。

    龙甲冷笑了一声:“我不想欺骗自己,我要正视我自己的情感!”龙甲的话很有力度,迎客厅里面更加安静了。龙将怕龙甲糊弄,叫道:“龙甲,你要干什么,别在这里发酒疯。”

    龙甲并没有搭理龙将,而是伸手将麻蛋给推开。麻蛋刚要发怒,却被眼前一幕给惊呆,本命蛊也收了起来。当然,不仅仅是麻蛋惊呆了。天真人も谢宝儿两只老金僵也惊呆了。谢宝儿小声说:“师哥,这个时代,总让人觉得新奇,觉得不可思议,倒也是个好时代!”

    我手中的筷子更是咚地落在地上。

    龙甲一把推开麻蛋之后,从心中冒出一股强大的勇气,一把拉住了阴九幽。阴九幽因为黯然神伤,几杯酒下肚后之后,已经没有多少力气推开龙甲。

    龙甲当着迎客厅众人的面,吻住了阴九幽。这便是麻蛋与众人惊呆的原因。

    ♂

免费看片APP    美女直播间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福利大放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