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span class=第一百一十章 阴雷  天择??

关灯 护眼     字体: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最懂你的H漫画平台,魔女和宅男的最爱,点击立即进入不一样的二次元世界!!

    既然林封谨发了话,野猪便是很干脆的从二楼上直接跳了下去,他也不擅长什么轻身功夫,轰然将下方的不知道什么棚子踩踏,落了进去。然后现出了兽身,便见到了烟雾滚滚翻腾当中,后方的木板土砖还在不停的崩塌,而一个凶神恶煞的兽形巨汉徐徐的从废墟当中走了出来。

    而野猪的手心当中,便是托着那一口护魂钵!

    野猪的精血旺盛无比,更是阳气十足,这辈子更是在杀伐当中摸爬滚打,手上的人命没有一千,也有八百,其浑身上下的杀气更是有若实质,凝聚在头顶仿佛狼烟,弥久不散!倘若是普通的鬼魂见到了之后,早就望风而逃,远远的趋避了开去,否则的话,被他身上的刚阳血煞之气一冲,马上就是丧命当场的下场。

    而这一股y风见到了野猪之后,居然“撕拉”的一声,身上炸出来了三四道冷幽幽的电光,呈现出来了浅蓝色,围绕在了周围,然后不退反进,对准了野猪就猛卷了过来!!

    “这是?”大巫凶陡的吃了一惊道:“y雷?”

    本来雷电这东西,乃是阳刚至极的产物,天底下y邪鬼物的克星,专门涤荡世上的牛鬼蛇神。只是天地之大,无奇不有,就仿佛是有能在阳光下活动,肆无忌惮的阳鬼一样,有一些y物天生就至y至邪,物极必反,反而能从中酝酿出一点真阳来,激荡相冲,便会形成y雷,威力十分强大。

    而这种事情乃是可遇不可求的,天分,机遇,努力缺一不可,你看像是大巫凶这样的人物,资质一流,平生遭遇之奇也是罕有人能及。却也没能修炼出来y雷,就知道这东西修炼的难度,事实上在大巫凶活过来的这漫长生涯当中,也就只是亲眼见过两次y雷。

    一次是一头异种奇蛇。头上长了一个角,能发y雷伤人,

    另外一次是个鬼巫,此人生前可以说是倒霉到了极处,属于喝口水都要塞牙缝。克天克地克父母那种,哪怕是这一生的倒霉积蓄了一次爆发,甚至都是在死后被好心人随便挖了个坑埋了。

    这坑埋的时候也就是一座荒坟而已,可是接下来就遇到了暴雨山崩,地形一变,居然风水突变,呈现出来了天生太极这样的诡异奇x,让他修成了鬼巫,更是凝聚成了y雷。

    不过,大巫凶更是知道。炼成了y雷的鬼修虽然实力强横异常,却会天生就招引来了天地之间的雷电的袭击,这其中的道理却也是再明白不过了,每个人都不喜欢这世上有个冒牌货自己,天地有灵,y雷这种东西当然也是格外招惹仇恨了。就拿大巫凶遇到了这两个能施展y雷的鬼灵,无一例外最后都是被五雷轰顶,死得那个奇惨无比。

    野猪也是识得厉害的人,一见y雷,立即便是皱眉将护魂钵收了回来。那y风当然是立即飘飞突前,身上的y雷电光更是霹雳啪啦的蔓延了出去,将旁边墙上的驱鬼符箓什么的烧成了灰烬。

    只是在这个时候,护魂钵当中忽然黑雾升腾。紧接着竟是一下子凝聚出来了一个巨大无比的蛇头!这蛇头只有一只独目,并且还未睁开,然后对准了y风就是狠狠的一口咬了下去!

    虽然很明显的可以感觉到,凝聚出来的蛇头和吹拂过来的这y风都是虚体,可是蛇头狠狠一口咬下去之后,竟是可以很直观的看到。那一股席卷过来的y风赫然被咬掉了一大半,其身上的y雷激s而出,可是对那黑雾形成的狰狞蛇首半点作用都没有。

    这也是再正常不过的事情,修成了y雷的鬼修再怎么罕见,对于烛九y这样的老怪物来说,那真的可以说是没有任何稀奇的,漫长一生当中,什么玩意儿没见过?对此时的烛九y来说,反而是大补之物了。

    被狠狠撕扯下来了一大块之后,那旋风当中传来了一声痛苦无比的闷哼,紧接着就见到这明显缺了一大块的旋风朝着外面迅速飘飞而去,所过之处,y风惨惨,那寒风吹到人身上都是毛骨悚然,身子骨弱的人只怕都要马上大病一场。

    见到了这场景,林封谨率先跃出了窗外,很干脆的道:

    “追!”

    此时林封谨与烛九y之间的关系是相当微妙的,毕竟此时林封谨身上,便是传承了烛九y修炼了不知道多少年,独一无二的稀世奇珍,时之沙!并且严格的说起来,林封谨的身上流淌的,还是妖星的血脉,烛九y从某种程度上来说,就仿佛是他的祖先一般。

    因此旁人不知道,林封谨却早就看了出来,烛九y刚才的那一口咬下去的时候其实并没有尽全力,否则的话,素来都是蛇吞象的说法,这区区一头凶魂野鬼,给烛九y塞牙缝都不够,怎么还有逃走的可能?

    所以实际上就只有一个解释了,那就是烛九y在放长线,钓大鱼而已。

    这莫干寨当中,处处都透着邪气,甚至在寨子里面都出现了这样巫鬼横行,将生人的地方当成自己领域的恐怖现象,此时难得获得了这么一条线索,林封谨当然不肯轻轻放过,要弄个水落石出了。

    他一动身跃出,大巫凶和野猪当然不会落在了后面,便是跟随在了他的身后尾随而去,他们一走,身后才落下来了一连串啧啧的惊叹私语:

    “乖乖,连这巡街使者也是敢动。”

    “是啊,那可是y雷啊,y雷,当年看到了一位巫凶在这玩意儿下被化得连骨头渣子都不剩!哟呵,恶人还有恶人磨,那巡街使者不是牛气冲天吗?居然被一口就咬了一大半下来!”

    “没有三分三,哪敢上梁山?我看他们搞不好就是冲着这巡街使者来的吧?要不然来这鸟不拉屎的鬼地方干嘛?呵呵?盐巴?你当人家是和我们一样的苦哈哈,我告诉你,今儿咱们喝的那梨花白,乃是东夏国的名产,金城帐那边是五两银子一壶,人家是十坛十坛的拿出来送人,这样的大手面人物会缺贩私盐的几个钱?”

    “没错,你们再想想,不说别的。单是拿出来的那十三坛梨花白是多大一堆?你们想想他们身上有什么行李?居然可以拿出来这么一大堆的东西,这其中的门道,眼睛里面都生蛆了吗?这是会袖里乾坤的高人啊!”

    “果然真的是这样呢,还是杨二哥招子亮。咱们出来行走的,可以没有钱,却一定不能没有眼力价儿........”

    “.....”

    这些来自客栈当中的议论,林封谨是听不到的了,这时候那一团冲在了前面的“旋风”已经赫然变幻成了一个诡异模糊的人型。只是这个人型看起来就不完整,左半边身体上明显有着一个巨大的缺口,随着奔跑的动作,不停的冒出了大量的黑色烟雾,仿佛是喷s出来的“鲜血”一般。

    尽管这人型看起来不断的想要修复自己的伤口,但咬它这一口的是什么人?烛九y!

    说实话,控制着力量没有将其一口咬死掉,已经是烛九y悠着来,耗费了很大的功夫手下留情了,这头巫鬼居然还带着侥幸想要自己疗伤。这就真的是在做梦了。

    等到了这头巫鬼冲出了莫干寨五六里的地方之后,林封谨便发觉这里乃是一个很大的河汊子,当地被称为“坨坨河”的水道呈现出来了一个“几”字的形状从这里流过,而他们此时则是位于“几”字形状的中部。

    这里芦苇丛生,同时却也是莫干寨当中用来埋葬死人的乱葬岗,可以说是荒坟处处都是,累累叠叠的,看起来都觉得十分的瘆人y森,更何况这莫干寨本来就是没有什么王法的地方,能够依靠的就是拳头和刀子。一年到头来凶死在这里的外地客商,单帮客也是不要太多,死掉以后便都丢到了这地方来喂野狗。因此一到天黑,便端的是鬼火飘飞。森然恐怖。

    这巫鬼坚持着逃到了这乱葬岗之后,便是仰天发出了一声尖号,紧接着就见到了乱葬岗当中冲飞出来了一道光芒,这光芒极其锐利,所过之处,居然给人以分金断玉的感觉。便是刷拉的一声对准了林封谨一干人直冲而来,居然令人生出了千军万马奔驰而来的威势!

    看来烛九y的目标就是这东西,当下独目巨蛇的狰狞幻象再现,用力一吸,立即就是黑气翻腾涌动,仿佛出现了一个巨大的无底d似的,将那光芒飞出的势头就在瞬间彻底遏制,但这一吸竟像是彻底的激怒了这道光芒,其上炸裂出来了好几道湛蓝色的y雷,啪啦的一声仿佛鞭子一样,狠狠的抽打而出。

    因为此时野猪乃是捧着护魂钵,所以他便是被这几道y雷首当其冲,好在野猪见机闪避得快,饶是如此,可以见到他的手臂上被y雷波及的地方,竟然出现了一道锐利无比的伤痕,居然不像是被雷电打中,而是被锋利无比的兵刃斩到的。

    并且野猪手臂上的伤痕一出现之后,便是迅速的肿起,发亮,变成了青黑色,显然还被极厉害的y腐之气入侵到了体内,也是野猪体内阳气旺盛,杀气充盈,所以难以彻底侵入内腑,否则的话换成别人,搞不好就要哀号几天几夜,然后内脏溃烂出血而死!

    大巫凶这时候骤然出手,伸手在空中就是一记虚抓。

    这一抓之下,周围猛的就刮起来了一阵狂风,然后地面上的泥土落叶立即就纷飞卷动了起来,赫然形成了一只巨掌,这只巨掌至少也是丈余见方,将那一道光芒死死的攥住,可是这光芒依然是不肯罢休,在这巨掌当中顽强的左冲右突,仿佛是一尾离水后依然不肯屈服的鱼,y雷都在这掌心当中不停的炸响着。

    大巫凶施展出来的这一记巫门.搬山式被这光芒一冲,居然都有隐隐约约要解体的征兆!

    好在这个时候,烛九y便是现出了真形,巨大的独目蛇头陡的浮现,然后弹s了出去,一口咬在了那光芒之上,只是一瞬间,那光芒上面的y雷就彻底的暗淡了下来,只觉得烛九y那一张大口当中,仿佛拥有着无穷无尽的深邃吸力,若黑d一般的将所有元气能量都要吞噬掉!

    这就是龙蛇独特的“吞象之力”,哪怕是普通的蛇类,也可以悍然吞下比自己重上好几倍的东西,更何况是烛九y这活了不知道多少年的老妖物?

    在烛九y疯狂的吞噬之下,这道光芒迅速的暗淡了下来,上面的精气,纯y之力可以说是一扫而空,虽然还在顽强的挣扎反抗着,可是这挣扎反抗也是明显的被削弱了,最后终于彻底的湮灭,消失。

    不过,在烛九y满意的重新缩回了护魂钵的一瞬间,林封谨却是发觉空中似乎有什么东西跌落了下来,他仔细的一看,却仿佛是一块碎片之类的东西,其上附带的气息虽然微弱,却是和之前的那锐利无比的光芒同源同质的。

    这样的情况,林封谨立即很是有些好奇,立即便是上前一步,在其掉落之前将其一把捞住,这一抓之后就觉得入手处十分冰寒幽冷,仿佛是抓住了一块正在融化的冰似的,那寒气更是连绵不断的朝着皮肤下面透了过去,似乎连血脉的温度都要被吸走。

    林封谨将之摊开在了手心当中,认真的凝视端详,便发觉这确实是一块铁片,应该是一把断裂掉的武器上面的残片,上面隐隐约约有模糊的字样,十分古拙,似乎是个“渊”字。

    就这么区区的一片武器残片,居然都能令在这地方横行,看起来大巫凶要困住它都有些勉强,林封谨一下子就觉得有兴趣了起来,这就足以证明大巫凶所说的半点不假,前方的这达米坳只怕确实是一处非同小可的凶地!

    此时烛九y已经是彻底的将吞噬来的y气消化完毕,然后呼出了一口气道:

    “非常精纯的y气啊,里面还带着大量的强烈怨念,不甘,还有对家人的思念,可是更多的却是畏惧........这里还是外围地区,若是深入进去的话,恐怕就更惊人了。”

    林封谨笑了笑道:

    “我只怕它太弱了。”

    烛九yd:

    “你也不要大意,我估计聚集在前方的y魂冤魂至少都有十万以上,甚至很可能远远的超过这个数目。”

    “什么?”听到了这个数据,林封谨也是大吃了一惊:“十万聚集在一起的y魂冤魂?你确定?”未完待续。

免费看片APP    美女直播间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福利大放送